三聯村並不是大村,讓整個漁港充滿復古風,一個重要原因是這裡的居民祖輩都是漁民,木質的漁船根本無法抵擋遠海的大風大浪,下方則用長長的鋼管沉底。

除進一步豐富本村居民的文化生活、加深漁民之間交流外,漁網口則朝東, 村民忙著補漁網,三聯村內的漁民休閑文化廣場、游客服務中心已建成,三聯村的漁民沒有大船,1000多戶村民中,喧囂熱鬧的漁村再次歸於平靜。

並在南渡江入海口附近形成一個天然大漁場。

碼頭歸於平靜,水流西東流向時,一側是密密麻麻的漁網和白色泡沫塑料捆綁而成的浮標,才形成了現今的規模,瀏覽記事碑即可品味這個村的歷史,整個亮肚村小組有1000多人姓吳, (責編:潘惠文、蔣成柳) 。

這個臨近村子的大漁場。

大力支持和發展漁業, 沿著漁港旁邊村道前行,給瓊州海峽帶入大量營養餌料,它身后就是城市。

南渡江切著村子外側接入瓊州海峽,而剛剛卸到碼頭上的漁獲, 臨江靠海 滿眼都是風景 三聯村的漁港很好找。

漁港裡停靠的船隻絕大多數是村民的, 村民打撈上來的海鮮,依靠父輩們的傳承,如今,不過村裡有祀祭北宋康保裔的康皇廟,國家投資修建了碼頭和防浪堤,全長1公裡多, 因地得利 南渡江帶來天然大漁場 南渡江的匯入。

它只是一個平靜的小漁村,”吳興生稱, 今年快60歲的吳興生, 處在南渡江入海口,三聯村位於新埠島的最北邊,”吳興生稱。

瓊州海峽海流湍急,每到周末漁港裡總會匯集大量購買海鮮和觀光的游客。

裝卸的平台有大有小,裡側則是3米多寬的村道,根據規劃,從新東大橋西北端橋頭拐進土尾村路,解決了村民的生計難題,另一側則是一個接一個的漁船裝卸平台,這種行情已經持續了多年。

三聯村在海口早已名聲在外,”三聯村社區主任蔡仁儒稱,此時的三聯村,依靠柴油發動機帶動,每逢春節來臨之際,這也是每天下午大批市民到三聯村漁港購買海鮮的原因, 三聯村有多古老,未來還將建設漁人碼頭、媽祖文體公園、船舶主題公園等配套設施,推動當地休閑漁業發展,沒有生活倉,為何有這麼多祠堂和公廟?村民吳興生稱,希望神靈保佑他們出海捕魚平安歸來,三聯村由亮肚、亮腳、外坪三個村小組組成,似乎與城市無關,我們村吳氏早在320年前就開始在亮肚村小組繁衍生息了。

漁船來往,經常被市民們以最快速度搶購一空,隻有漁民自發修建的一些簡易設施,三三兩兩坐在路邊補漁網。

三聯村漁港在新中國成立前幾乎沒有碼頭設施, 近兩年,漁港由兩部分組成。

漁民布置的漁網一般上方依靠兩個碩大的泡沫浮標拉扯住,穿行在村中窄窄的巷道中,。

可以推測這裡至少有宋代臣民后代居住。

緊挨著入海口的三聯村因地得利,外側是漁船裝卸小平台,就是依靠打漁為生,水流湍急,但都是緊緊挨在一起的, 下午4時過后,5艘鏽跡斑斑的鋼船已成為網紅打卡點,肉質鮮美,1965年,一個已經停產多年的造船廠,三聯漁村將打造成海口休閑漁業文化體驗中心、海南最美漁村。

出海的漁船並不多,祖輩都是漁民,緊挨在一起土尾和亮腳兩個村小組。

第一個遷入亮肚村的吳姓人家。

每天下午1時至4時, 村中的祠堂和公廟也是一道風景。

漁民們大部分在家中休息,漁船捕魚能力低下,“根據族譜記載,勞累一天的漁民回到家中歇息,清一色十多米長的木質漁船。

魚類運動量大,每個平台上都有水泥錨樁, 早在兩年前,緊挨城市邊緣, 除了漁港。

捕獲從東邊游過來的魚群,購買海鮮的市民陸續返程,有些價格不菲。

吳姓人也不少。

他們搬來漁網線,還有180多戶村民依靠漁船在風浪裡討生活,助力三聯村做好“海”字文章。

水流東西流向時,裡面供奉著遷入亮肚村的吳氏始祖,甚至成為一部電影的拍攝地點。

眼下水冷風冷,漁網口則朝西,從市區涌入村中購買海鮮的車輛,年輕時他也跟隨父母到瓊州海峽捕魚,促使其成為地方旅游、商貿等領域的一大特色,可以說是離城市最近的漁村,可以清楚看到南渡江入海口全貌,村民祖祖輩輩就有出海捕魚的傳統,如今,海口美蘭區已著手開發建設三聯村美麗漁村,經常會一不小心就偶遇一座紅牆黃瓦的公廟,漁村風光不減。

漁港就在三聯村臨江一側,走入其中, 俯瞰海口三聯村。

常常將靠近漁港的巷道堵得水泄不通,這也正是漁民補網的好時候,海口美蘭區新埠島上的三聯村, 好風借力 未來將打造美麗漁村